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1a8d4ccae0ef7474b11cec243a526c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時候我妹妹還冇染病,現在卻找不到他了!”

說到這裡,小男孩有點傷心。

金華城的瘟疫已經有幾天時間了,現在已經是爆發期。

許仙過來後,看到患者都會免費診治,還會給藥。

而且,他的醫術還非常有效。

瘟疫不分貴賤和貧富,金華城的官府和大戶們見許仙如此厲害,自然不會讓他在外麵給那些普通百姓看病。

於是,便成了現在這樣子。

普通人見不到許仙了,專給城裡的官員和大戶們服務去了!

這也是薑離覺得會出問題的地方,所以他一開始冇準備進城。

“這些狗官和狗大戶!竟然把許仙給抓走了?我去殺了他們!”

一邊的小青聽後,立刻憤怒起來。

她真冇想到,有人會這麼做。

許仙過來,是來治療瘟疫的,不是給官員和大戶看病的。

“冇用的,那些官員和大戶把許仙給關了起來,或許對許仙來說,可能還是好事。”

“他隻有一個人,帶來的藥也隻有那麼多,能救多少人?”

看到小青的反應後,薑離淡淡的回道。

人心這東西,經不起考驗的。

許仙如果有充足的藥物去救人,或許冇什麼問題。

一旦他手上應急的藥物不夠了,而正常的手段又不足以治好重症的時候,有可能就會出現難以預料的問題出來。

“許仙現在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我們先觀望下看看。”

許仙不應該一開始就免費,而且也不應該太早暴露自己的醫術很管用。

金華城那麼多染病的人,他一個人怎麼也忙不過來。

而且免費這東西,有些人會覺得這是施恩,有的人則是會認為是理所當然。

反倒是後麵不給他們免費治的話,還會帶來麻煩。

被那些大戶給請了過後,他不用擔心彆人搶他的藥,也不用擔心因為救人不及時被人怨恨。

相對來說,這樣對許仙確實要好些。

現在薑離最擔心的是,許仙把重症特效藥給拿出來,然後讓彆人知道。

那樣的話,許仙就真會有麻煩的。

一款能夠救急的藥物,什麼時候都會很搶手。

不過,對於許仙來說,或許這樣的經曆,會讓他明白更多的東西,讓他成長也不一定。

但是現在無論怎麼樣,瘟疫冇過,許仙就不會有什麼危險。

金華城的官員也好,大戶也好,還需要許仙。

“又有患者過來了!”

幾人聊了下後,感歎了一番金華城的情況。

這個時候,金華城那邊有人觀望一陣後,又有一個壯年揹著老婦人跑了過來。

金華城的那些大夫要麼冇藥了,要麼就是治不了瘟疫,還有能治的則是收費很貴。

對於窮人和普通人來說,他們看不了,隻能硬撐。

現在城外出現了一個大夫,不管醫術厲不厲害,他們都會過來試試。

“大夫!大夫!能不能救救我母親?”

聽到呼聲,薑離走了出來,然後壯年把老婦人扶到自己麵前來。

老婦人的症狀也比較嚴重,不過還不需要特效藥,先留在這裡治療就行。

給這個婦人看了病後,薑離也冇收錢。

不過,因為壯年冇有染病,薑離便讓他幫自己做些事情算診費。

簡易住處周圍要設置隔離帶,後麵等患者越來越多起來,他還得設置簡易的棚戶和隔離帶,以及維秩序的人。

而讓他治病的人,要麼給診費,要麼就做點事情置換。

許仙的遭遇讓薑離明白,他現在不適合去金華城裡麵行醫,得做好在這裡持久的準備。

不過,這樣也好。

這裡自由,自己說了算。

“這桃樹能種活麼?現在已經過了種桃樹的季節了,你這桃樹也冇根,除非是神仙來了。”

有人帶頭,薑離這裡很快迎來了不少患者。

不過,對於薑離來說也好,還有白素貞和小青也好,他們還能應付過來。

一番忙碌下來,他們這周圍就多了近百個患者和家屬。

而因為更多的人加入,簡易的隔離區和棚戶這些,也開始在搭建了。

過來求醫的人,對於薑離的安排,一點異議都冇。

他們是冇錢,但是不缺力氣乾活。

再說了,薑離這裡還包吃,乾活也不是很累。

一天忙完後,到了晚上休息的時候,薑離把自己帶來的兩株桃樹枝給種到門口。

看著薑離的行為,已經好轉的小男孩好奇的問道。

他叫王彥章,從小跟隨父母從青州過來金華這邊經商。

因為父母經商中雙亡,他隻能帶著妹妹流落在這裡,偏偏又碰上了瘟疫。

如果不是薑離出現及時的話,他妹妹恐怕很難活下去,包括他自己,恐怕也很難。

“試試看吧!它們想活下去,就得靠自己。指望神仙,那是不可能的!”

薑離聽了小傢夥的話後笑著回道,冇有解釋什麼。

他知道這兩桃枝不一樣,但是能不能種活,這個他也說不清楚。

“你們在一邊撿藥熬藥,你們負責燒開水…….“

第二天一大早,薑離他們臨時落腳的地方的人越發多了起來。

不過對於薑離來說,這已在意料之中。

他照樣是兩個選擇,要麼給錢,要麼做事。

來求診的人,不給錢就必須留下來做事。

如果不願意的話,那就給錢。

不給錢也不想做事,那就自己走遠點去等死,彆來這裡求診。

薑離也不會救人,再可憐也冇用。

看完病不做事又不給錢,小青會告訴他們毀諾的代價。

這個,就算白素貞看著不忍心,薑離也會拉住她。

從來就冇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挺過這場瘟疫,全靠這些百姓自己。

這歌是薑離教給王彥章兄妹唱的,也是說給白素貞和其他患者聽的。

這樣經過一天的發酵後,薑離周圍的患者規模越發大了起來。

而讓人驚訝的是,原本臨近清明雨水也會多了起來。

但是薑離過來後,這幾天都冇下雨,這也方便安置患者。

“薑公子!薑公子!那兩桃樹活了過來了,長了樹葉,還開了花!“

第三天早上,薑離早早起來準備開始新的義診,王彥章跑了過來,驚喜的跟薑離說道。

誰能想到,那兩棵冇有根的桃樹竟然就這樣活下來了。

不僅長了新的葉子出來,還開了幾朵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