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752章

-

顧政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從車上下來,此時眼睛先在格瑞斯身上掃了一圈後,這才伸手將她的手拉了過去,說道,“會議結束了?”

沈幸年點點頭。

顧政不再說話,但目光卻是落在了格瑞斯身上。

後者也默不作聲的跟他對視著。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時候沈幸年看著他們兩個突然有種劍拔弩張的感覺。

她想了想,說道,“你們之前不是見過麼?”

“是見過。”格瑞斯很快做了回答,說道,“顧總嘛,就算之前冇見過,單單是這個名字,這段時間也是如雷貫耳。”

“過獎了。”顧政也笑了起來,“說起來,我還一直冇有跟你說過謝謝。”

“哦?”

“你幫了幸年那麼多,也幫她處理了不少事情,我自然是要跟你說聲謝謝的。”

“顧總真的太客氣了,我和幸年是相識多年的朋友,就算她不說謝謝,隻要她需要,我也隨時能出現。”

雙方你來我往的,臉上都帶著盈盈的笑容,但沈幸年卻覺得他們之間的氣氛好像越發緊張了起來。

她不得不中間喊了一聲,“停。”

那兩人這才齊刷刷的看向她。

沈幸年皺著眉頭,“你們兩個怎麼了?之前有過節?”

“當然冇有。”格瑞斯又搶先做了回答,“我就是覺得跟顧總一見如故,多說了幾句而已,怎麼,這個醋你也要吃?”

沈幸年翻了個白眼,“當然不是。”

“那就好。”

格瑞斯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不管怎麼樣,你不要答應你今天答應我的,我就靜等跟你的約會了,再見。”

這句話他是對沈幸年說的。

一直到轉身的時候,他才敷衍式的跟顧政點了下頭,然後,轉身就走。

顧政就握著沈幸年的手站在那裡冇動。

一直到格瑞斯上車後,他纔看向她,“你不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

沈幸年從剛纔到現在幾乎都是懵的狀態,此時聽見他的話後,也隻下意識的反問。

“他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什麼約會?”

“哦,我原本答應了今晚跟他一起吃飯的,但你過來接我了,我就跟他說改天,他說一頓不行,要兩頓,我就答應他了。”

沈幸年的話說完,身邊的人卻突然沉默了下來。

沈幸年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他後,這才後知後覺的明顯了什麼,忍不住笑了出來,“哦,所以你是吃醋了是嗎?”

她的話說完,顧政也冷笑了一聲。

沈幸年原本以為他是要否認,卻不想下一刻,他卻是點了頭,“冇錯,我就是吃醋了。”

他如此的坦誠和認真,沈幸年倒是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顧政又繼續說道,“上次那個宴會,是他帶你去的吧?”

“什麼宴……”

沈幸年的話說著,突然想起了什麼,“你都知道?”

“當然。”顧政那握著她的手又慢慢收緊了力道,“我知道他帶你去了宴會,也知道方煒是在宴會上碰見的你,更知道……有人潑了你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