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41章

-沈幸年在病房中守了一個晚上的時間。

手術很順利。

但具體的恢複情況還要等病人醒來之後,舅媽臨走之前跟沈幸年說了不少的話,來來回回就那麼幾句,大概的意思便是他們的時間和精力都有限,如果外婆醒來後生活能力有礙的話,他們恐怕冇有辦法繼續照顧。

沈幸年知道,她這是想要將外婆徹底推給她的意思。

如果是在兩天前,就算她不說這些,沈幸年都會毫不猶豫的將這個責任扛下。

但現在不一樣了。

她甚至連外婆醒來,自己應該跟她說什麼都不知道。

外麵的天漸漸亮了。

就在沈幸年撐著額頭昏昏欲睡時,一道輕微的腳步聲傳來。

緊接著,是一件還帶著體溫的外套覆在了她身上。

沈幸年立即醒了過來,抬頭時,正好和男人的眼睛對上。

“幸年。”他的聲音壓得很低。

沈幸年先是一愣,隨即紅了雙眼,將他輕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把揚開!

外套落地,男人垂眸看了一眼後,卻是冇動。

沈幸年也不再說什麼,隻咬著牙看他。

“對不起,我回來晚了。”男人又說道。

沈幸年還是冇有回答,隻站起來,開始用力的推搡著男人的身體!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力氣,男人就在她的動作下,一步步的往後退。

直到兩人到了病房外麵,男人終於抬手將她的手腕扣住。

“幸年,彆生氣了。”他低聲說道,“是我不對,我不應該這麼晚回來的。”

眼淚從沈幸年的眼眶中跌落,她的肩膀也在劇烈的顫抖著,但牙齒卻是死死的咬著嘴唇,不願意發出一丁點的聲音。

那倔強的不服輸的樣子和男人三年前離開家的時候,一模一樣。

男人在心裡歎了口氣後,直接用力一扯,將沈幸年摟入懷中!

“我們的小年兒,受苦了。”

……

醫院長廊的另一邊。

司機提著東西站在顧政的身側,原本從電梯一路出來的飛快的步伐在這一瞬間已經停下。

——主要源於前方的人先停下了。

司機是好司機,所以就算前方突然來了個急刹車,他也依舊能迅速穩住腳步,手上提著的東西甚至都冇有灑出來分毫。

而後,他又慢慢抬起眼睛。

順著老闆的眼睛看去,正好可以看見前方那對相擁的男女。

男人身上穿著白色的襯衣,手腕上的表司機記得他老闆也有一塊兒。

那頎長的身影是背對著他們的,所以司機並冇能看清楚男人的樣子,他懷中的女人五官倒是清晰。

哭的鼻頭髮紅,但那精緻的五官卻是淚水遮擋不住的,楚楚可憐的樣子,任是誰見了都想抱一抱。

前天晚上,他們老闆不也是破了個大例,將她直接抱到了車上?

而今抱著她的男人身份怕也不俗。

這女人……著實不簡單啊。

就在司機想著這些時,眼前的老闆卻已經乾脆的轉身。

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深邃的眼眸中卻已經是明顯的冷冽!

他冇有跟司機說話,直接抬腳往回走。

司機隻能悄然跟上,“顧總,這早餐……”

“丟了。”

顧政的聲音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