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397章

-顧政那緊握成拳頭的手到底是慢慢鬆開了。

他看著她,“留在我身邊,你就這麼痛苦是嗎?”

沈幸年輕笑一聲,“顧政,你不要一副好像你是受害者,你很委屈的樣子,明明是你將我們的感情推向如此境地的,我們原本……可以很好的。”

說到這裡,沈幸年的眼睛到底還是紅了。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從來不是未曾擁有。

——而是在擁有後才失去。

如果從未見過色彩,可能黑白的世界也未必難熬,但突然又出現了那麼一個人,他帶她看見了這個色彩斑斕的世界,領略了前所未有的風景。

但現在卻又告訴她,那些東西都是假的。

不崩潰麼?

沈幸年覺得自己還是挺了不起的。

至少在此時,她還能保持著冷靜。

甚至還能告訴自己——沒關係,假的就假的吧。

離開他,她未必不能尋找到屬於自己的精彩的世界。

在那裡……她同樣可以過得很開心。

“還有。”沈幸年深吸口氣後,又繼續說道,“留在你身邊我不是覺得痛苦,我是覺得噁心,真的……很噁心。”

顧政突然也笑了一聲,然後說道,“好。”

輕飄飄的一個字,讓沈幸年突然有些發愣。

而那個時候,顧政已經直接轉身,“既然你這樣痛苦,那就分開吧,孩子也讓你帶走,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沈幸年看著他的背影,在過了一會兒後,到底還是開口,“我什麼都不要。”

……

夜已經很深了。

沈幸年最後一次站在花園中。

這段時間天氣驟冷,加上她也冇有心思打理,很多花朵都是耷拉的狀態,沈幸年重新幫它們都修剪了一次,又細細澆上了水。

等她做完這一切後,地上隻剩下一片狼藉。

繁亂的花枝,被她剪下的發黃的葉子。

全部都是……被捨棄的。

沈幸年低頭看了很久後,撿起了其中一根花枝。

手指慢慢滑動,在泥土上寫了兩個字。

當最後一筆落下的時候,她的身體不由一震,隨即抬手擦掉。

在那個名字變得模糊後,她又忍不住抬手寫了第二遍,然後,再擦掉。

眼淚在那個時候卻是落了下來。

原來……還是會疼的。

不管她內心如何麻木,不管她如何告訴自己那些過往其實都不值得,心也還是會疼。

眼淚順著臉頰不斷的往下落,她也冇有去擦,隻低頭一遍遍地寫著他的名字,再一遍遍擦掉。

就好像隻要這樣,就能將他的樣子和有關他的記憶,全部從自己的腦海中抹去一樣。

終於,她停下了動作。

再看那片土地時,那裡已經是一片斑駁,什麼都看不見。

……

醫院。

林歲和坐在手術門外,眼睛盯著那盞燈看了很久後,終於看見醫生從裡麵出來。

她立即上前,“醫生,我的孩子……”

“手術很成功。”醫生笑著說道,“後續隻要不出現感染情況就可以了。”

林歲和總算是鬆了口氣,整個人微微一晃後,直接往後麵倒!

身後很快有人將她拽住。

看見他,林歲和先是一愣,隨即將手抽了出來,問,“你怎麼來了?”

話說著,她看了看他的身後,“你……太太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