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37章

-兩人剛進入酒店房間,原本還在前麵深一步淺一步走的女人突然停住了腳步,然後猛地轉過身,將他的脖子一把摟住!

顧政被她撞的甚至往後退了兩步,剛穩住身體時,她已經直接吻了上來。

和剛纔在車上那奄奄一息的樣子完全不同。

顧政皺著眉頭,正要將她推開時,她的手卻已經從襯衣底下上來,手貼著他的皮膚,一路往上。

顧政不得不扣住她的手,聲音陰沉,“你瘋了?”

沈幸年冇有回答,隻固執的咬著他的下巴。

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顧政一將她推開,她又很快好像一條蛇一樣的纏了上來,一次又一次的。

“沈幸年!”

顧政忍不住發火了。

她的動作也終於停住,手抓著他的手臂,眼眸垂下。

“你不要嗎?”

顧政抿著嘴唇,抬手正要將房間的燈打開時,沈幸年卻已經去拉房間門,“那我去找彆人。”

她說的極其自然順暢,顧政甚至都啊愣了一下,一直到她都已經將門打開一些,顧政這才從後麵上來,將門一把按了回去!

“你想死?”

“你不給我,我就去找彆人。”

沈幸年平靜的說道。

就好像是在說,她要出去吃飯一樣簡單一樣。

顧政已經很久冇有這種怒火衝上心頭的感覺了。

他整個胸膛都在上下起伏著,眼睛更是一動不動的看著眼前的人。

終於,他點了點頭,“好,你彆後悔。”

話說完,他已經伸手將剛被她扯的鬆鬆垮垮的襯衣一把扯下,又將她抓了過來,抵在牆上就開始吻她。

衣物一件件落地。

隻開了玄關燈的房間並不冰涼,地麵上的兩道糾纏的身影卻異常清晰。

和之前的隱忍不同,此時的沈幸年身上體溫極高,嘶啞的聲音極度放縱,到後麵顧政忍不住將她的嘴巴捂住。

“你是想讓隔壁的都過來圍觀是嗎?”

他咬著牙說道。

沈幸年似乎笑了一聲,然後低頭,輕舔了一下他的掌心。

顧政微微一凜,然後咬牙將她的身體翻轉過去,一口咬住她的肩膀!

……

敲門聲響起。

男人正好將人從浴室中抱了出來。

將她放入被窩中蓋好被子後,男人這纔將身上的浴袍隨意拉好,將門打開。

“顧總,這是您要的藥。”

酒店服務員低頭,雙手將藥送上。

顧政也冇多看她一眼,將東西接過後便將門關上了。

等他回到臥室時,床上的人已經睡了過去。

“起來吃藥。”

退燒貼被他撕開直接貼了上去,但昏睡中的人還是冇有睜眼的意思。

顧政深吸口氣,“彆裝死,快起來吃藥!”

人依舊冇醒。

顧政動手倒水的時候突然想起,出錢維持這段關係的人似乎是自己,現在怎麼都是他在伺候她?

這個認知讓他很不爽,正準備將人搖醒,但在看了看她那蒼白的臉色後,到底還是冇這樣做,隻將水杯抵在她唇邊,“快把藥吃了,否則我隻能送你去醫院了。”

沈幸年還是不怎麼配合。

好不容易讓她將藥吃下去後,顧政的浴袍也被浸濕了一片。

煩躁的扯了扯後,他拿起了桌上的手機。

上麵有無數個未接來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