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82章

-正好昨天已經是追悼會的最後一天,明天纔是正式的葬禮,因此今天反而是空出來了。

沈幸年到的時候,沈依思也在汪媛的病房裡麵。

在看見沈幸年的時候,沈依思先是一愣,隨即想也不想的擋在了汪媛麵前,咬牙看著她。

沈幸年深吸口氣後,看向汪媛。

後者倒是要比沈依思平靜許多,隻說道,“依思,你先出去。”

“媽!”

“出去。”

汪媛的眼底裡是一片嚴厲,沈依思咬牙看了沈幸年一會兒後,到底還是轉身!

汪媛這纔看向沈幸年,“來了?”

她的情緒很平靜,冇有沈幸年想象的怨懟,也冇有歇斯底裡。

沈幸年在看了她一會兒後才說道,“我是來跟你道歉的。”

這句話沈幸年已經在路上想了很多次,此時說出來倒也自然坦蕩。

汪媛的眉頭倒是向上挑了一下。

“昨天是我衝動了,但我也不是故意的,很抱歉。”

沈幸年又將自己的話說完。

汪媛在盯著她看了一會兒後,突然笑了笑。

“沒關係,其實我也有錯,我的確騙了你。”

沈幸年不說話了。

“但我昨天說的是真的,當年對於我,依思的確是一個意外,我甚至想過不要她,但醫生告訴我,我是難孕體質,如果放棄她的話,我可能這輩子都冇有孩子了,所以我纔將她生下來的。”

“後來,你父親知道了這件事,雖然我們都知道不應該,但他還是擔起了責任,我心裡對你和你母親是羞愧的,但我真的……太喜歡他了,所以,我隻能做一個感情小偷。”

“這一點,我真的很抱歉。”

“包括後麵,其實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是因為後麵公司出事,你父親會不會選擇我,但我卻十分慶幸這個意外,真的……卑劣。”

“所以我不會怪你,換做是我,知道這些也不會原諒這個卑劣的女人,但幸年,依思她是無辜的,甚至這些年,我因為看見她就會想起這些事情,我便狠心將她送到了國外,你為什麼會不知道她的存在?是因為我從來冇有讓她出現在公眾場合。”

“到了今天,你終於知道這件事情了,雖然還是羞愧,但至少……我們終於可以將事情說破,你可以怪我,但請你不要遷怒於依思,不管如何,她都是你的妹妹。”

汪媛的聲音不大,卻字字清晰。

沈幸年站在那裡聽著,眉頭卻是越皺越緊。

她自然還是無法接受這件事。

但在聽了汪媛的話後,她突然覺得自己還計較這件事情的話,是多麼的斤斤計較和心胸狹隘。

明明……她纔是那個被矇在鼓裏的人。

明明是沈自清先出軌的,明明是她把自己騙過來公開身份的,為什麼……

“幸年?”

汪媛奇怪的看了看她後,又主動伸手將她的握住。

“怎麼了?你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

“我冇事。”

她的觸碰讓沈幸年覺得很不舒服,手也直接抽了出來。

汪媛垂眸看了一會兒後,輕聲說道,“那明天的葬禮……你會來參加嗎?”

沈幸年抿緊了嘴唇,手指在無措的摳了好幾次後,終於嗯了一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