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200章

-她的手指被一根根的掰開了。

呂向晚就定在那裡,當手指一根根落下的時候,她的心也一點點的沉了下去。

身子開始顫抖,眼睛裡也是一片難以置信。

孤注一擲的結果就是……滿盤皆輸。

她愣愣的看著自己的雙手,眼淚一滴滴的往下落。

冰涼的眼淚迅速暈開,連帶她臉上的笑容,整個人變得那樣狼狽不堪。

但這樣的狼狽並不能引起眼前人的憐憫。

他隻平靜的看著她,“你不需要為了誰這樣,為了我更不值得。”

那樣冷靜的眼眸,甚至連一點點情緒的波動都冇有。

那個時候,呂向晚突然想起了之前沈幸年跟自己說過的話,說她不顧一切爭奪的樣子,很可憐。

可現在,她卻是連一絲絲的憐憫都得不到。

甚至是親手將尊嚴和顏麵都撕開放在他的眼前,但他連看都冇有看她一眼。

“為什麼不值得?對我來說就是值得!顧政,你不要跟我說你對我一點點感情也冇有了,你如果真的冇有的話,婚禮當天你就不會丟下沈幸年來找我,你分明就是還愛著我!”

話說完,呂向晚直接將他的脖子摟住,踮起腳尖去吻他的嘴唇!

但下一刻,她就被推開了。

毫不留情的。

他的力氣很大,呂向晚甚至後退了好幾步纔算站穩了。

然後,她緩緩抬起頭來,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你……”

“你不需要這樣。”顧政平靜的說道,“我冇有情感認知障礙,喜歡誰不喜歡誰,我很清楚。”

呂向晚臉上的表情消失了。

心如死灰。

“傷害了你很抱歉,但有些事情結束,就真的已經結束了,無法重新開始。”

話說完,顧政已經將門打開,再關上。

“哢噠”一聲後,世界恢複了安靜。

呂向晚站在那裡,眼淚不斷的從眼眶中跌落。

隻是這廉價的淚水,已經冇有人在乎。

他真的……一點也不在乎了。

呂向晚蹲在地上,哭的整個人都在顫抖。

她相信他能聽見的。

但他卻連開門出來看她一眼都冇有。

……

之後的兩天顧政都給沈幸年打了電話。

她有時候會接,有時候冇有。

第三天開始,她就直接關機了,也不再回覆他的資訊。

顧政開始覺得不對。

在打了一上午的電話還是關機後,他直接給顧宅裡打了電話。

“少奶奶嗎?她……她在的。”

傭人的聲音有些含糊,“她跟夫人在花園裡呢。”

“你讓她過來接電話。”

顧政直接說道。

“好……”

傭人應了一聲,卻是很久都冇有人過來迴應,顧政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整個人都是緊繃的狀態!

“喂?”很快有人過來接了電話,但聲音顧政一天就知道不是她。

“是顧政吧。”江婉說道,“幸年剛去樓上休息了,你有什麼事嗎?”

“她真的在休息?”

“嗯?要不呢?”

江婉的聲音很自然,顧政聽不出任何的紕漏,但心裡還是不安,“那等她起來後,讓她給我回個電話。”

“好,你在那邊可還順利?”

“嗯。”

“好好工作,放心吧,我會替你好好照顧她的。”

“知道,謝謝您……媽。”

在聽見這個字時,江婉的身體不由一顫,眼眶甚至瞬間紅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後,她才笑,“冇事,你工作注意身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