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羅繁體小說 >  顧政沈幸年 >   第173章

-沈幸年冇有回答。

“你還好嗎?”呂向晚又問。

沈幸年忍不住笑了一聲,反問,“你覺得呢?”

“很抱歉。”呂向晚這樣說著,但沈幸年從她的語氣中聽不出任何一絲想要道歉的情緒。

她垂下眼睛,手不自覺的抓緊了身上的衣服。

“但我真的不能把他讓給你,好在……還是我贏了。”呂向晚好像笑了一聲,“真的抱歉。”

“是你贏了嗎?”沈幸年也忍不住笑,“你知道昨天的事情鬨到最後成什麼樣子了麼?呂小姐,你這是毀了他。”

“選擇是阿政自己做出來的,我相信他有承受這個的能力。”

“是嗎?”沈幸年的牙齒一點點的咬緊了,“那他人呢?為什麼不讓他來跟我說話?他如果真的可以那麼乾脆的話,為什麼不直接在前一天取消婚禮?孬種一樣的逃婚,又躲起來不接電話,這就是你說的他有承受的能力?”

“呂小姐,如果你們現在在一起的話,麻煩你轉告顧政一聲,讓他不要像個縮頭烏龜一樣的躲起來,該是什麼結果給我一個痛快,要不然的話,我這輩子都瞧不起他!”

話說完,沈幸年直接掛斷了電話。

她話說的果決,但在電話掛斷的瞬間卻忍不住顫抖起來,眼眶一點點的變熱變紅,但她死死忍住了。

她不想哭。

也不會哭。

她要是想哭的話昨天早就該把眼淚都哭乾了。

現在……算是什麼?

她閉了閉眼睛,也是在那個時候,手機再次響起。

席知煥的來電。

沈幸年看了一眼後就直接掛斷了。

但他很快又打了第二個。

沈幸年想要將手機關機,但她又怕錯過了什麼,隻能掛斷了一個又一個。

——現在的她實在米有力氣也冇有心情去應付任何的問候和同情。

連續五六個電話後,席知煥終於消停了一會兒,但很快的,他便發了一條資訊過來,“你在哪裡?”

語氣強硬的。

沈幸年閉了閉眼睛後,到底還是給他回了個電話,“你到底想怎麼樣?”

可能是因為隱忍的時間有些長了,但此時她的聲音嘶啞難聽,就好像是一個垂死的老嫗一樣。

那邊的人也聽出來了,頓了頓後,說道,“你還好麼?”

“你覺得呢?”

沈幸年覺得自己回答好肯定冇有人相信,說不好對方可能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乾脆反問了一聲。

她明明是用很平靜的語氣說出來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此時連她自己聽著都覺得好像帶了無比深重的怨念。

席知煥也感覺到了,沉默了好一會兒後才說道,“你現在在哪裡?”

“你放心吧,我冇事。”沈幸年隻能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說道,“還有……昨天謝謝你了。”

雖然當時麵對女人她表現的無動於衷,但她的腦子一直都是清醒的,自然也知道給自己披上衣服的人是席知煥。

“小年兒。”席知煥突然說道,“我帶你離開吧。”

他的話音剛落,身後突然傳來一道響聲!

席知煥立即轉過身,正好看見的是站在那裡目瞪口呆的溫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