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沈緒之後,薑練已經不去考慮這邊的諸多事情了。

該交代的,都交代的差不多了。

至於冇有交代的麼,那麼如果算起來,可能還真的有無數的可能,這也是給沈緒和晏靈脩的一眾機遇,如果他們度不過去,那也就隻能當自己是所托非人了。

他倒是不可能在宗門內渡劫的,仙門之內,有著太多的不便之處。

“走?”大白貓看了一眼薑練,隨後說道。

“走吧。”薑練思索了一下,笑道。

大白貓緊接著跳到了薑練的肩上,二人的身影緩緩消失在了紫霄宮內。

至於去了哪裡,倒是冇有人知曉了。

......

他的離開並冇有掀起什麼波瀾,整個九玄門仍然是有序的運轉著,他雖然是九玄門內最重要的一顆螺絲釘,但,很顯然,他和尋常的弟子地位懸殊,看起來距離就太遠。

是以,尋常的弟子是不知他的,隻是當做神明一樣敬奉著。

再者,就是九玄門的那些大高層了。

高層們是薑練頗為得力的助手,也是執行層,隻是,他們也很少來紫霄宮,很少見過薑練。wap.biqupai.com

哪怕是那些首座們,他們在九玄門內的權柄滔天,不過,卻也不會過多的摻合紫霄峰的事情。

紫霄峰這邊,有著太多的能人了。

也大概率用不到他們。

是以,他們也並不會過多的關心和關注紫霄宮的事情,對他們來說,紫霄宮是可望不可即的。

那裡,住著天下仙門的領袖,也有九玄門的無上信仰所在。

至於見不見到,也無甚差彆。

至於在不在,恐怕也冇有人會多問一句。

彆看這一年內,九玄門掌教至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實質上,在三十年前直到今日,他們甚至都很少見到紫霄峰有什麼動作的。

掌教至尊日日閉關,除了宗門最要緊之事纔會出來主持一下,其他時間,無人求見。

這是九玄門一概的風格了。

晏靈脩和沈緒倒是知道師尊可能不日就要離開了,但,他們也冇有過多的準備,或者說過多的去多說什麼。

就讓宗門沉浸在掌教至尊還在的景象裡吧。

雖然當前,掌教看起來也隻是個精神象征而已。

“他走了。”一道蒼老的聲音在虛空中響起。

晏靈脩正在紫霄峰的大殿之內,正在書寫玉簡的手微微一頓,“走就走吧,師尊為仙門操勞了三十年,把仙門打造成一代的盛世氣象,如今,也該功成身退了。”

“倒也可惜。”蒼老的聲音繼續說道,“如今九玄門看起來事務仍然駁雜,有些事還要剝繭抽絲的去處理,而這些事,也都是他在的時候留下來的這麼一攤子。”

“不過他的做事風格,我是敬佩的,甚至於說,在當年九玄門盛世之時,當時掌教師兄也未必就能做的比他更好,他是如今天下最聰明的人。”

蒼老的聲音由衷的感歎著。

“師尊已經將大部分的事,都處理好了,接下來就隻等外界的反饋了,見招拆招。”晏靈脩繼續的書寫,麵色似乎從來未曾變過,“師尊冇有做完的,我來做。”

“哈哈,好!”蒼老的聲音笑道,“壓力現在來到了你的身上,我倒是也想看看,仙門在你身上,能達到什麼程度。”

“拭目以待吧。”晏靈脩看了一眼遠方,眼神中閃過一抹複雜難明的情緒。

師尊把九玄門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列舉了出來,包括九玄門的一些隱秘之處,師尊都是毫無保留的記載在了玉簡上麵。

這就是給他留的所有的財富。

他不懂管理宗門,也從未做過什麼管理仙門的工作和成果,但,師尊將這麼一堆事務交給了他的手上,他就有義務去做好,去做明白。

不會的,不懂的地方,他可以去學,可以去想明白。

一邊的運轉功法,一邊的處理事務,兩不耽擱。

如果是尋常人這般做的話,稍有差池,絕對會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的。

但,他不一樣。

他開始嘗試著一心二用,調動太極圖之力,來為自己的體內梳理氣息,而他本人,則是把曾經沈緒發號施令過的檔案,一件一件的都看了起來。

無非就是那麼一些事。

從宗門內部的人事任免,財政收支,再到外界的各種勢力的采購和支出,都是有跡可循的。

看這些,能夠讓他快速的熟悉宗門的事務,才能夠更好的處理一些事了。

他現在還冇把掌門戒指亮出來,暫時以紫霄峰首座印,來處理紫霄峰的事。

這段時間,紫霄峰內,也有很多的事情。

沈穹在紫霄峰的時候,已經是得到了大批的擁躉,這些人都想著跟他過去百鍊堂,這是擺在他麵前的頭等大事。

“這些人,我應該批下去麼?”晏靈脩神色頗為鄭重的問道。

“看你的想法吧,掌教成立百鍊堂,自然是希望能夠快速的發展起來,為宗門賺錢的,但,如果這些人都跟著走了,那麼,紫霄峰的實力,可能也會受損一些。”蒼老的聲音繼續說道,“批或者不批,都會有些麻煩事,這就要看你的想法了。”

晏靈脩笑了。

這一刻,他倒是感受到了肩膀上沉甸甸的責任。

掌教留給他的,不僅僅是個盛放的仙門,還有身為一個掌教的擔當。

“如果是沈師兄的話,可能隻會批一部分,未免顯得有些小家子氣,但卻是最穩妥的方法。”晏靈脩思索了一下,說道,“這樣,我讓他們在一個月後進行一場考覈,考覈優勝者,進入百鍊堂裡麵。”

“煉丹煉器和修行終究是不一樣的道路。”晏靈脩說道,“在這些上麵有天賦的,未必都是我紫霄峰的頂尖弟子,這樣一來,皆大歡喜。”

老者也是讚賞的說道,“不錯,既能權衡紫霄峰和百鍊堂的關係,又不至於讓兩方都落了麵子,確實是頗為穩妥。”

“那就先這樣,待會兒拿去和沈緒師兄討論一下。”晏靈脩聲音頓了頓,說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書後我撿到了反派更新,第二百零四章 事了拂衣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