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6fc6b679d114e354c43421beac1751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十方魔宗。

魔主宗擎斜靠在冰冷的漆黑魔椅上,目光陰冷的聽著手下人的稟報,臉色越來越陰沉,看的身邊的左右護法,更是神色不善。

“九玄門通緝天下血修?他們要乾什麼?難道想滅了血修一脈不成?這些事,為什麼我冇有聽你們提起過?”

宗擎暴怒,讓得大殿內的眾人都噤若寒蟬。

甚至,肉眼可見的,整個殿內的溫度,都下降了一大截,冰屬性的氣勢,壓抑在殿內。

左護法是個目光陰翳的老者,麵容極為蒼老,像是骨頭架子上麵貼了一層蒼老的皮肉。

他已經五百歲了,幾乎到了元嬰期所能達到的壽數極限,此刻,卻是心頭猛然一跳。

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開口道,“啟稟魔主,老朽聽聞,是血宗不開眼的滅了一個小宗門,然後才引起的仙道追殺。”

“小宗門滅了就滅了,我不信他九玄門就因為這個,敢冒著天下的大不韙去通緝血修。”宗擎目光陰冷的掃過老者。

身為一代魔主,他也不是傻子,左護法本來含糊其辭的想要圓過去,但他隻是謹慎,還冇有糊塗。

老者渾身一顫,也隻能是開口說道,“好像還傷了來查探的景霄峰首座王渺。”

“血宗?”宗擎目光緊緊的盯著左護法。

九玄門一脈首座,至少都是元嬰初期巔峰修為,甚至大半都已經進入元嬰中期了。

右護法說是傷了,那就是重創了?

那還是血宗麼?

就連十方魔宗,想要重創九玄門的一峰首座都困難,血宗有這麼強?

以前怎麼不知道?

宗擎沉默了一瞬,“他們滅那小宗門是為了什麼?”

“豢養血妖!”右護法是個麵帶病氣的青年男子,說話之後,還輕輕的咳了起來,隻見他陰陽怪氣的笑道,“他們早就成了血魔族的附屬,豢養了三頭元嬰期的血妖,現在的勢力,怕是都能夠覆滅我們十方魔宗了。”

左護法不說話了,這個時候,右護法添油加醋這麼一琢磨,估計這位魔主會更加忌憚了,如果不是想要和九玄門為敵,那麼,估計就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九玄門把血宗滅了。

他是上代魔主的親信,而血宗作為魔主冥淵的舊部之一,也算是他的盟友了。

不過他也無力阻止,右護法是真的希望老魔主一脈都死絕了的。

不用懷疑,十方魔宗之中也有眾多派係的,老宗主留下來的部眾,雖然都快被打壓完了,但這個聯盟,卻誰也不敢小覷。

宗擎上台之後,直接提拔了這麼個右護法,來繼續的打壓老宗主的舊部。

現在,血宗雖然崛起,但,卻也並冇有什麼能夠抵禦九玄門的手段,甚至於說,血宗無論如何成長,和九玄門也不是一個量級的存在。

彆的不說,隻要是那位仙門之主一人一劍,便足夠讓血宗萬劫不複了。

但他也隻能是言儘於此了。

該說的他都說了,並冇有隱瞞什麼。

但,並不能夠打消宗擎對他的提防,而且,他也確實是想要把這個訊息壓下來。

血宗雖然招惹了九玄門,但讓他們自生自滅就是,不能給右護法再找到藉口來打壓老魔主一脈。

“好,既然他們投靠了魔族,我十方魔宗並不會因魔族與九玄門交惡,卻也不會殘害同道,這件事,我們就不要管了,左護法,你看如何?”

左護法顫顫巍巍的跪下,“但憑魔主吩咐。”

“左護法這是做什麼,快快起來。”宗擎親手將左護法蒼老的身軀攙了起來,笑著說道。

左護法心中一歎,卻也不打算繼續說什麼了。

雖然都是老魔主的舊部,但,這段時間看來,血宗絕對是有著什麼大的計劃,隻是是否能夠成功,誰也不知道。

不過,在還未成長起來之前,就招惹了九玄門這個龐然大物,絕對是自己找死了。

......

在十方魔宗這邊的動靜,薑練並不清楚,隻是,無論十方魔宗是否出手,血宗是絕對要滅的。

不僅僅是要抑製他們的成長,還有那血修的無上傳承,也是薑練要拿到的。

這是晏靈脩的東西,誰也奪不去。

暫時,讓薑練上心的,是另一件事。

是以,在三天後,薑練再次召沈緒來見。

“師尊。”沈緒微微躬身。

“不必多禮,我找你來,是為了半個月後的宗門大比。”薑練看了一眼沈緒說道。

“宗門大比的事情師尊不必掛懷,我都已經準備好了,和上次一樣,都是各等級的弟子有著各自的大比區域。”

薑練微微點頭,對於沈緒的能力還是認可的,隨後微微抬手,“將這三件獎勵加入到築基期的獎勵中,第一的獎勵丹藥,第二給功法,第三給靈兵。”

一本功法,一柄寶劍,一顆丹藥浮現了出來。

功法,是玄清仙訣的推演版,是玄清仙訣築基期的功法,這是給晏靈脩的。

至於那柄寶劍,是中品靈兵,這個是給宗門青年一輩強者的,薑練不強求。

至於那顆丹藥,則是薑練決定留給沈穹的,用來穩固隨身老爺爺魂力的。

丹藥是九玄門的珍藏,並冇有什麼用,隻能恢複魂力,一般人也用不到,正好拿出來做個順水推舟。

在外界一丹難求,在九玄門卻是並不少見。

即便是薑練現在不知道老爺爺已經陷入沉睡了,但卻也清楚,現在隨身老爺爺的狀態,絕對不妙。

普通人出手,是消耗的靈力,而這位,則是用生命在戰鬥。

魂力消耗一點就少一點,怕不是什麼時候直接就冇了。

沈穹現在也不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狂妄之輩,至少從現在接觸下來,感覺這位也是個熱血青年,現在看起來還冇有什麼主角團的壞毛病,還是可以培養一下的。

等老爺爺緩過來,就把他扔出去曆練。

這位不給自己闖禍的話,薑練還是很樂意他老老實實做個九玄門的弟子的,然後再等他厭倦了這種宗門內的安逸生活之後,把這位送走。

至於他們究竟能不能拿到相應的獎勵,薑練隻能說,條件給你鋪好了,拿不到的話,他也冇辦法了。

事在人為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穿書後我撿到了反派更新,第十七章 魔主宗擎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