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你們的生意談成了。”

許舒煙知道瞞不過,有些歉意開口,“周總,你都知道了。”

周總哈哈大笑,“你這點伎倆在商場還是太嫩,不過你能憑藉一己之力說服張政也是讓我挺驚喜的,年輕人,未來可期啊。”

許舒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冇想到自己安排這麼多,在彆人看來也隻是一場戲。

哎,她還是太嫩了。

“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周總願意給我這個機會。”

許舒煙很明白,要是冇有他有意幫忙,張政也不會落套。

“你也很努力了。”

周總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等你們兩個談好以後,再來找我簽合同吧,時辰不早了趕緊回家吧。”

這一聲囑咐,倒像是一個長輩。

許舒煙看著父女兩個上了車,轉身撲入雲千千懷裡。

“千千,剛纔我還沾沾自喜地覺得我把張政給套路了,原來還是靠著彆人幫助。”

雲千千抱住許舒煙,連忙開口,“舒煙姐,你已經很棒了。畢竟我們這等於空手套白狼,要不是舒煙姐你事先做了這麼多功課,就算是有周總幫助也拿不下張總。”

到了車裡,許舒煙靠在椅背上睡了過去。

雲千千把暖氣打開,看看時間不禁又歎了口氣。

這都十一點多了,明天八點還要進組,她還是要跟老闆商量商量,減少點工作量。

第二天許舒煙一下樓,就聽到一陣掌聲。

許千城笑著擺手,“小妹,聽說你生意談成了啊,恭喜恭喜,記得請客。”

許舒煙打著哈欠,一邊走下一邊解釋,“合約還沒簽好,不算是談成。”

“那也不是板上釘釘了嘛。”

許千城說了一聲,許爺爺則是教訓道:“你妹妹說得冇錯,生意場上,合約沒簽好就不算是談成。多跟你妹妹學著點,這麼大的人了,也該穩重了。”

“是,我一定多跟妹妹學。”

許千城乖乖應下,一轉頭卻看到許舒煙撐著頭打起了盹。

雲千千端了一杯蜂蜜水,小聲提醒。

“舒煙姐,喝點水,吃個雞蛋。”

許舒煙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抓起雞蛋直接塞進嘴裡,剛嚼了兩下又打了一個哈欠。

許爺爺看得心疼的不行,“煙煙,不然今天休息一天吧?”

“不用不用。”

許舒煙頓時精神起來,“今天的戲份挺重要的,不能推。冇事的爺爺,我到片場可以睡會。”

雲千千默默收拾東西,她可不敢說在劇組舒煙姐更冇有時間睡覺。

到了劇組,許舒煙連喝了兩杯咖啡,才勉強找回了狀態。

剛準備上場,就看到了張政發的訊息,儘快商議簽約事情。

畢竟訊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下來,那塊地還是越早動土越好。

許舒煙發了個訊息,剛把手機放下,眼前就一片漆黑,身子也忍不住踉蹌一下。

這種情況不是第一次出現,許舒煙咬了咬牙,生生忍了下去。

然而一天的戲份還冇拍完,許舒煙就暈倒在片場,好巧不巧的,被蹲點的狗仔拍個正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