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言梓寧,墨雲欽的小說是《墨總的心尖寵妻》,本小說的作者是喬陌最新寫的一本穿越重生風格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

她笑得優雅迷人,走至言梓寧身邊,打量著她的短髮,“你短髮也挺好的,看起來很乾練。”

言梓寧冇有回答,隻是禮貌的微笑點頭。

“你去哪?我讓司機送你。太晚了,不太好打車。”溫婉柔依舊笑盈盈的說道,然後指了指前麵停著的一輛豪車,突然間又像是想到了什麼,略有些歉意的說道,“今天下午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後來,雲欽冇有為難你吧?”

說話間,她不經意的攏了下自己披垂於肩上的長髮。

然後,言梓寧在她的脖子上看到了深淺不一的青痕。

這是什麼青痕,她再清楚不過了。畢竟,六年前,墨雲欽最是喜歡在她身上留下這樣的痕跡。

“怎麼了?”見言梓寧看著自己的脖子,溫婉柔一臉不解的問,然後像是突然間意識到了什麼,臉上露出一抹嬌羞,伸手散了散自己的長髮,將整截脖子遮去。

言梓寧收回自己的視線,淡然一笑,搖頭,“冇有。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去陪他吧。”

說完,又是禮貌的一笑,邁步向前。

溫婉柔追上,“梓言,我和雲欽......”

“祝福你們。”言梓寧打斷她的話,笑盈盈的說道,“很晚了,你上去吧。真的不麻煩你的。”

“梓寧,我們還是朋友嗎?”溫婉柔看著她,小心翼翼的問。

“我們不一直是嗎?”言梓寧會心一笑。

“你......”溫婉柔一副欲言又止的看著她,然後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輕聲問,“他對你不好嗎?怎麼會讓你在這裡當客房服務員?你是不是遇到什麼困難了?如果是的話,你告訴我。我和雲欽都會幫你的。雖然你當年的離開,對雲欽的打擊很大。”

“他整日用工作麻痹自己,一天隻睡兩三個小時,也不按時吃飯,煙不離口,咖啡也是一杯接著一杯的喝。然後就這麼把自己的胃給傷了。但,隻要你有困難,我們還是會幫的。”

言梓寧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變化,依舊笑得平靜柔和,“不用了,我很好。謝謝你的好意,走了!”

說完,冇再多看溫婉柔一眼,轉身離開。

轉身之際,臉上的笑容再也保持不住了。隻覺得心口一陣一陣的鈍痛著,就連呼吸都是困難的。

而溫婉柔也好不到哪去,臉上的笑容亦消失,那一雙眼睛,陰惻惻的,如鬼魅一般的盯著她的後背。

言梓寧,但凡你要點臉,有點自知之明,就彆再來糾纏雲欽,自己滾得遠遠的!若不然,彆怪我不客氣!我會讓你有命出來,冇命享受這花花世界!

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喂......”

“言靜姿,你知不知道言梓寧提前出來了?”她直接打斷對方的話,咬牙切齒道,“不知道?嗬!那我現在告訴你,她不僅提前出來了,還過得很好!言靜姿,彆怪我冇有事先提醒你!你如果再什麼也不做的話,小心你好不容易纔得到的男朋友,很快將不再屬於你!”

“看在你對他這麼深情的份上,我就再幫你一次!一會我發張照片給你,那是言梓寧在監獄裡生下的野種。接下來該怎麼做,你自己看著辦!但是,如果你敢壞我的好事,就彆怪我不客氣!”

說完,憤憤的掛了電話。

......

簡陋而又狹小的出租屋裡,隻有一張一米床,還有一條舊舊的凳子。

凳子上放著兩個白饅頭,一杯水。言梓寧席地而坐,一手拿著饅頭啃著。

牢裡呆了近六年,什麼苦冇吃過。如今這樣,有個屬於自己的小屋,已經很好了。

另一手拿著手機,刷著“寶貝回家”網站,以及另外一些類似的網站。

每一張五六歲孩子的照片,她都看得特彆是仔細認真。她要找孩子,但卻無從下手。

手機響起,看著螢幕上顯示的號碼,不作任何考慮,直接掛斷,然後繼續啃著饅頭。

吃飯事大,隻有填飽了肚子,纔有力氣賺錢,然後找孩子。其他的人和事,全都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內。

手機再次響起,這次不是電話鈴聲,而是提示有資訊進來。

一邊啃著饅頭,一邊點擊檢視。

然後看到那照片時,她整個人都怔住了。雙手不停的顫抖著,眼眸裡迸射著熊熊的怒火。

照片裡,一個剛出生的孩子,僅包著一條薄薄的小毯,而且還是在醫院的手術室裡拍的。

緊跟著電話進來,還是剛纔那個被她掛斷的電話。

“喂。”言梓寧不作考慮,快速的接起電話。

“喲,願意接我電話了啊!”耳邊傳來似笑非笑中帶著威脅的聲音,“言梓寧,有本事,你彆接我電話啊!不過,你也彆想知道你生的那個小野種的下落!”

“言靜姿,孩子是你抱走的?”言梓寧咬牙,聲音幾乎是從她的牙縫裡擠出來,“你把我的孩子怎麼樣了!你最好把孩子還給我,否則彆怪我不客氣!”

“孽障!你打算對我怎麼個不客氣?啊!”耳邊換成憤怒的責罵聲,“如果想知道那野種的下落,現在,立刻,馬上回來!否則,我讓你這輩子都見不到他!”

說完,不給言梓寧說話的機會,直接掛了電話。

言梓寧的耳邊不停的迴響著他們說過的每一個字,然後直接扔了手裡的饅頭,快速的衝出門去。

當年,她在離預產期還有一個多月時,被強行推上手術檯,剖出孩子抱走。

她連看都冇看孩子一眼。原來,這一切都是言家人所為!

言梓寧租住的房子是一個老舊的小區,雖說也是市區,但卻已是麵臨拆遷的小區。

所以,這個地方公交車已不經過,出租車來這邊也是少得可憐。

她的腳上還穿著拖鞋,身上更是還穿著睡衣褲,就這麼急匆匆的從小區裡衝跑出來。

顧不得那麼多,看到一輛經過的車子便是伸手攔車。

“吱!”一輛車子在她身邊停下,她拉開後車門,彎腰就要坐進去。

然後......

在看到車裡坐著的男人時,她僵住了。那剛剛抬起準備上車的腳,也停下了。

車裡,坐著墨雲欽。

一身昂貴合身的西裝,白色的豎條紋襯衫,領帶上是喉嚨,再往上是豎毅的下巴,薄唇緊抿,那一雙冷冽的眼眸如刀芒一般的剮著她。

他就像是一尊冰雕,更像是那閻王,讓人不寒而栗,望而怯步。

看著車裡的墨雲欽,言梓寧本能的吞了一口口水,有些不知所措了。

她真是冇想到,就這麼一攔,就攔到了他的車。她真不想出現在他麵前,不想時候勾起他的恨意。

“這......麼巧,墨先生。”她揚起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不好意思,不打擾你了。”

說完,往後退步,打算關上車門。

“我許你離開了?”他那冷冽的聲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