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主人公是陸羽,蕭紅菱,書名叫《靖邊將軍府》,本小說的作者是月月簽到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叮,恭喜宿主,大禮包開啟,獲得係統獎勵,龍鱗烏騅坐騎!”

“叮,恭喜宿主,獲得係統獎勵,遠古封號戰體!屬性:戰爭之王,在群戰中可發揮百分之三百的實力!

下一級,霸血神體!”

“叮,恭喜宿主,獲得係統獎勵,血煉龍矛!”

“叮,恭喜宿主,獲得係統獎勵,五帝禦龍術!”

“叮,恭喜宿主,獲得二十年修為!”

隨著聲音的響起之後。

陸羽整個人,在瞬間發生巨大的變化。

先是坐騎,在此時化為了一匹更加神駿的戰馬。

身上烏黑的龍鱗密佈。

足有兩丈長短。

奔行間,腳下居然出現朵朵烏雲,雖然淡薄,但卻是實實在在是雲氣。

“這是真正的異獸!”

陸羽感受到四周風沙的呼嘯,心中明白,這龍鱗烏騅,就是日行萬裡怕也不止。

傳說,北方大都督蕭天意的坐騎,就是一頭異獸,青雲蟒牛,奔行起來大地震動。

萬裡之地,宛若咫尺,神異非常。

不過,自己的龍鱗烏騅,也不錯了,正適合現在使用。

而隨著坐騎的變化之後。

陸羽的身體也在改變,原本的身形大了足有一圈,但是卻不顯臃腫。

身形反而是更加的勻稱。

體內血液流動的也更快了,如同是長江大河一般奔騰不息。

“這就是遠古戰體嗎?”

天下體質,從低到高被分為,凡體,靈體,遠古靈體,戰體,遠古戰體,神體,遠古神體,每一種體質,就可以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封號。

封號體質的不同之處就在於,有了自己的屬性,可以讓戰鬥力大增。

但是,自遠古之後,不要說是戰體了,就是靈體都是非常的罕見。

說是萬裡挑一也不為過。

否則的話,陸羽的那位表哥,將軍府的嫡孫,也不會因為自己是上品靈體,就可以被直接保送學宮,還有四品將軍親自提親了。

據說,大周王朝的那些侯爺,也不過是封號戰體而已。

這已經是非常的了不得了。

而陸羽現在已經是遠古封號戰體了,如此的體質,在整個離火皇朝,怕都算是頂級了吧,而且最為重要的是,他的體質還可以繼續提升。

想到這裡之後,對於救出紅菱,心中就再次多出了一絲的信心。

接著,目光向著戰馬上掛著的血煉龍矛看去。

這是真正的神兵,通體被打造的遍佈鱗片,入手處冰涼無比。

足有一丈的戰矛頂端,是一顆猙獰的龍頭,口中吐出鋒銳的矛頭。

當真是戰場馳騁的利器。

接著,就是五帝禦龍術了。

天下功法從低到高被分為凡級功法,黃級功法,玄級功法,地級功法,天級功法,神級功法,帝級功法。

每一種功法,都分為下品,上品,中品,極品。

而這功法,珍貴無比。

隻有家族之人掌控,普通人根本就難以見到。

一部凡級功法,就可以在普通人中橫行。

黃級功法,掌控在地方豪紳的手中。

玄級功法,則是在門閥大族手中。

如果遇到地級功法的話,那就是運氣了。

據說學宮中有,不過陸崖不太清楚。

天級的話,那就是王侯將相所掌控的。

至於神級,跟傳說中的帝級,怕是隻有皇室的藏經閣中有了。

而陸羽,居然是得到了五帝禦龍術,這是真正的帝王寶典。

晦澀的功法,在印入他腦袋中的時候。

身體就自動運轉開來。

在加上二十年的修為煉化。

身上的氣勢在瞬間就運轉開來。

天下修為,分為從低到高分為煉體境,搬血境,練氣境,凝丹境,紫府境,化神境,神通境,法相境,不滅境

每一個境界,又被分為了九重。

而陸羽,原本就達到了煉體三重。

此時,修為在節節攀升。

煉體四重!

煉體五重!

煉體九重!

“砰!”

遠古戰體,在加上二十年的修為,還有帝級功法的爆發。

讓他的修為,在繼續提升。

瞬間達到了搬血境。

到了搬血一重,在軍中已經可以為一方校尉了。

雙臂一晃,有十萬斤巨力,堪稱強者。

但是陸羽依舊不停,修為繼續提升。

直到他達到搬血五重的時候。

才停止了下來。

此時,他體內的精氣神,已經是凝練到了極致。

跟剛剛出來的時候,大不相同。

隻是,心性卻是不變。

隨著龍鱗烏騅的奔行,紅菱的容貌,在陸羽的腦海中,不停的飄蕩,對方的一顰一笑,都如同是深深的刻畫在了他的腦海中一般。

讓他越發的心急如焚

而就在這個時候。

身上的通訊玉符,閃動起了陣陣的毫光。

接著,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

“紅菱,你是不是去北疆曆練了?馬上給我回來,剛剛得到訊息,血蠻族犯邊,你那裡很危險!”

聽到聲音後,陸羽吼道。

“蕭紅菱已經被血蠻族的蠻龍軍抓走了,其他的侍衛都被擊殺!”

通訊玉符的另一邊。

北方大都督蕭天意大吃一驚,蠻龍軍是血蠻族最強精銳之一,每一個戰士,都是煉體九重以上。

三十年前,他們北出荒原,從原本的邊境之地狼居胥山,向著離火皇朝橫推三千裡無人可擋,掠奪大片領地之後,最後才形成了現在的疆域。

這一直都是大周皇朝的痛。

如今,蠻龍軍再次出動,而且還抓走了自己的女兒,讓他如何能不驚,當即喝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又是誰?”

陸羽咬牙道:“我是天星烽火台什長陸羽,正在追蹤蠻龍軍!”

戰馬急速崩騰,耳邊狂風裹挾著黃沙在呼嘯。

蕭天意身上散發浩瀚殺機,蕭紅菱是他唯一的女兒。

此時,他發出低吼。

“陸羽?你是我女兒的那個朋友吧!馬上回到你的烽火台,血蠻族的騎兵都是精銳,幾個散兵就可以將你們擊殺。

這件事情,我來解決吧!”

作為離火皇朝僅有的三位公爺之一,他的氣量恢弘,並冇有因為女兒被抓而失去理智,反而是讓陸羽回去,希望他可以保住性命。

但是,陸羽卻是在此時咬牙道。

“蕭紅菱冇有回來之前,我哪裡都不會去,整個荒原都將是我的戰場!”

聽到陸羽的迴應,蕭天意身形一震。

“難得你有這份心,若是此次紅菱可以迴歸,而你冇有戰死的話,我不反對你做她的朋友!”

得到答覆,陸羽手中的通訊玉符,在此時瞬間碎裂。

而在同時,血蠻族騎兵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陸羽的前方。

這是一支為大軍警戒四周的遊騎,雖然不是蠻龍軍的一員,但也是凶名赫赫的血蠻騎,實力不弱。

一身的血色皮甲,手持森冷刀兵,隨著陸羽的靠近,他幾乎可以看到這些血蠻騎士臉上的猙獰之色。

據說,去年的時候,鐵血城中上千人的隊伍在荒原野戰,就死在了區區一百血蠻騎的手中。

但是今日,自己倒是要看看,這血蠻騎士到底能不能碰得。

冇有猶豫,陸羽直接向著血蠻騎衝去,為了蕭紅菱,他冇有退路。

“呦呦!”

此時,那血蠻族的百夫長,看到陸羽衝殺來的時候,口中發出呼喊聲,眼中露出興奮之色。

人族孱弱,這是各族共同的想法。

何況陸羽區區一人。

此時,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

搬血一重的修為顯露出來,卻是已經不弱了,而身後的血蠻騎士,更是達到了煉體五重之上。

要知道,在北疆,普通的校尉,也不過是剛剛達到搬血境而已。

但是,就在蠻族之人,以為這是自己飯後的一項娛項目時。

陸羽的腦海中,係統聲音響起。

“叮,宿主初步踏入百人戰場,是否在這裡簽到?”

係統啟用之後,陸羽可以在天下戰場簽到,而且規模越大,越是慘烈的戰場,得到的獎勵越是豐厚。

聽到聲音後的陸羽,冇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開口道。

“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