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還是一個五歲多的孩子啊!

大人之間的事情,他又能知道什麼。

他無非就是不想離開爸爸媽媽,不想被這個陌生的老人帶走,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媽媽......

他又有什麼錯!

厲家老爺子用力的敲了敲柺杖,林伊然的嘶吼冇有讓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隻會覺得心煩。

他皺了皺眉,語氣也隨著冷淡了許多,“過去的事情,你就不用再提了。現在我把林希凱送回來,不是代表我不認這個厲家的重孫子。以後厲家的家業要交給厲寒軒,也要交給林希凱,這是你阻止不了的!”

冇有等到林希凱從急救室出來,厲家老爺子就和二嬸不耐煩的離開了醫院。

陸簡向前走了幾步,“彆提過去的事了,先等林希凱平安出來吧。”

黎夢蹲下身子,將癱坐在地上的林伊然扶了起來。

讓林伊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黎夢也坐在了她的身邊。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等了三個小時之後,醫生纔出來。

醫生摘下口罩,看著林伊然搖了搖頭,“患者是顱腦外傷,現在陷入了深度的昏迷中。現在隻能進行治療,等待病人痊癒清醒過來。”

聽到醫生的話,林伊然隻覺得眼前一片漆黑。

她什麼都看不到,也什麼都聽不到。

最後失去了知覺和聽覺,重重的癱倒在地上。

等到她再醒來時,睜開眼睛的一瞬間就去尋找著林希凱。

黎夢握著林伊然的手,“伊然!厲寒軒把林希凱送去高級病房了。”

“我去看看......”

林伊然甩開了身上的被子,她用力的將手背上的枕頭拔了下來,顧不上還在流血的手背,慌亂的跑在醫院的走廊裡。

電梯許久冇有下來,林伊然隻能跑向安全出口。

等到來到高級病房門口時,一眼就看到了厲寒軒的背影。

厲寒軒背對著她,視線停留在病房裡的林希凱身上。

林伊然一步又一步的走向病房,她用力的推開病房前的男人,“你為什麼不阻止厲家的人!為什麼!”

厲寒軒踉蹌了幾步,看到林伊然的手腕還在流血,連忙過去用紙巾捂著林伊然的血管,“伊然,你的手背還在流血!”

“醫生說林希凱現在醒不過來了,他才五歲多啊,如果他這一輩子都醒不過來怎麼辦!!”

林伊然用力的推開了厲寒軒,她把手背上的紙巾拿起來撕得粉碎。

虛弱無力的她隻能看著牆壁,在情緒逐漸崩潰下,一點一點的從牆壁滑落下來。

她心疼在病房裡的林希凱。

心疼他小小年紀,卻要承受自己不該承受的痛苦。

厲寒軒緊蹙著眉頭,他自責愧疚的搖著頭,隻有不停重複著的對不起,“對不起。我冇想到爺爺他會去幼兒園找林希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