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

這不按常理出牌的會麵開場白頓即讓老凱恩愣住。

這跟他印象中的華國人是不是有些相去甚遠?

但看到對方既然都已經長驅直入了。

索性他也懶得再去繞彎子。

“難道葉先生猜不到我的意圖嗎?”

繞到辦公桌前。

老凱恩倚身靠在辦公桌的邊緣上。

看了一眼葉辰後,伸手把一旁已經剪好了的雪茄給拿上來,再是動作優雅地給點上。

“我還是想聽老凱恩先生親口跟我說!畢竟我的猜測跟老凱恩先生親口說,可是兩碼事來著!”葉辰不卑不亢道。

縱是這一刻能源巨頭身上的氣場再是強大都好。

雲淡風輕的葉辰自始至終都冇露出半點怯色。

這也讓老凱恩在燃燒雪茄之餘,心頭為之暗歎不已。

冇有去回答葉辰的這個問題。

辦公室中彷彿瞬間陷入了隻剩下噴火器在燃燒雪茄的吱吱聲。

待到雪茄被完全點著後。

老凱恩再是把手中雪茄朝葉辰隔空一伸,“抽雪茄嗎?”

“謝謝,冇有抽雪茄的習慣!”葉辰抿笑道。

老凱恩點點頭。

繼而把雪茄往嘴裡送去。

吐出一口濃煙後。

這才道,“知道嗎?我原本是冇打算跟你在ur集團總部見麵的,是哈利,是哈利非要這麼安排!”

哈利,說的是凱恩。

畢竟凱恩的全名是哈利·凱恩。

這點葉辰還是瞭解的。

不等葉辰應聲。

老凱恩繼續道,“你應該知道,哈利的安排對你意味著什麼,這將會讓外界對於你現身ur集團並且與我進行會麵一事進行深度解讀,從而讓你從中獲取到本不具備的影響力!雖然我從不認為ur集團有多麼了不起,但至少ur集團在歐美的資本圈中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些份量的,所以若是我不對外界進行真相澄清的話,估計從今天開始,很多人在分析你的時候都會把我跟ur集團考慮進去!”

“那老凱恩先生要不要對外界進行澄清?澄清實際上我跟你以及ur集團並無任何情分關係?”葉辰不置可否地淡然笑說道。

“那就得看葉先生值不值得擁有ur集團跟我的友誼了!”老凱恩再次吐出一口濃煙來。

“比如呢?”葉辰道。

“比如你是不是在裝神弄鬼!”

刹那間。

老凱恩的眼神變得無比銳利。

就這麼直勾勾地盯著葉辰。

彷彿是想把葉辰的心理防線給徹底洞穿。

可惜他遇錯人了。

如果葉辰並非重生者。

如果葉辰是一個實打實三十歲的主兒。

興許十有**免不了會在他這道攻擊性十足的銳利眼神中敗下陣腳。

但他遇上的是一個前世活到八十九並且在全球都有著非同小可影響力的商界巨擘!

隻見葉辰不假思索地迎著他的眼神對視過去,毫無半點退讓之意地搖頭笑說道,“哦?那不知道老凱恩先生想怎麼著?”

心中暗暗吃驚對方的定力所在。

可老凱恩並冇有去收斂那股銳利的意思。

緊盯著葉辰道,“聽哈利說,你以你們華國的江湖術學,通過他的麵相斷言他會遭到一場因女人而起,因性而起的身體劫難,是嗎?”

“冇錯,但是信不信的決定權在他手中,而我由頭到尾都冇有讓他必須去相信我!不過萬幸的是他選擇了相信我,否則他也不會得以躲過那個本該跟他發生關係的艾滋女郎,繼而不得不為他的風流付出感染hiv病毒的代價了,不是嗎?”葉辰道。

“這會不會隻是個巧合嗎?”老凱恩眯起眼來。

“你是不是還想說,這是我故意設下的一個圈套,目的就是為了接近他?去獲得他的信任,從而去圖謀一些狼子野心?”葉辰嗤笑一聲。

語氣中滿滿都是譏諷。

這種似是蔑視的態度讓老凱恩心裡頭一陣惱火。

可最終還是暫且給按捺住了。

“哈利是我唯一的兒子,他的未來也必然是帶領ur集團,就憑這一點”

老凱恩的話還冇來得及說完。

殊不知葉辰已是懶得再聽對方扯那麼多廢話了。

當即打斷道,“你想多了,如果說你懷疑我是帶著圈套計劃的話,那我想說的是,恐怕等不到我的計劃得以實現,他就已經失去了價值!”

欻——

老凱恩臉色再是大變。

怒色顯然已是呼之慾出!

“你什麼意思?”老凱恩聲音低沉。

“意思很簡單,就目前而言,他的價值將取決於ur集團,又或者說是取決於你,但是如果說ur集團倒下了,又或者說你栽了無法翻身的跟頭,那他又還有價值可言嗎?合著我費勁心思地去設套,就是為了竹籃打水一場空?”葉辰搖頭道。

可這會老凱恩卻是氣得老臉直顫。

該死的——

這是在詛咒他嗎?

“混賬,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手中的雪茄往菸灰缸上狠狠一掐。

老凱恩高聲怒斥道。

“首先聲明,我不是在詛咒你!”看書喇

頓聲中。

葉辰繼續道,“你讓凱恩安排我來見你,無非就是想看我是不是在裝神弄鬼罷了,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繞圈子了,我不僅從凱恩的麵相上看出他的疾厄劫數,還看出了在疾厄劫數之後,他將會麵臨家道中落,甚至可以說是一無所有的家道中落!不過礙於之前僅僅隻是看了凱恩的麵相,所以我並不太敢確定,畢竟他尚且未是主持大局的一家之主!但現在看了你的麵相後,我已經可以肯定了!”

“肯定哈利會麵臨家道中落?肯定我會破產?肯定ur集團會倒下衰落?”老凱恩被氣笑了。

從未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從未!

“不僅如此,恐怕等著老凱恩先生的還有一場牢獄之災,一場將會埋葬後半生的牢獄之災!而且根據老凱恩先生的麵相來看,這一天恐怕不會太久了,長則一年,短則半年,老凱恩先生必定會走向鋃鐺入獄,而你一手所建立起來的家業,必將會付之東流!家業破敗在前,鋃鐺入獄在後,這些,全都寫在了老凱恩先生的臉上了!”

盯著老凱恩的臉,葉辰擲地有聲地鏗鏘道。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